内容

2015年07月25日

评论家的话 - 杭春晓 / 杨卫

author :

Source :  Original 

杭杭春晓:

(中(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研究员,《东方艺术·财经》执行主编。)

何何汶玦的作品我很喜欢,看到何汶玦这次的作品让我想起一句话就是:把我自己当成一个叙事者出现。影像本身是就是记录,是经历的日常经验、日常生活,转化为今天这样的一个主题也很有意思。但是,对于日常经验,当我们说我们在记录一个日常经验的时候,这日常经验是有选择的。反过来说,看到何汶玦的作品,我想到一个问题:这个叙述者自身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也就是说何汶玦当他试图去表述,向公众传达他作为艺术家的职业,他要选择呈现自己这个职业的成果,比如说把这个影像经验告知给公众,那么在告知公众的时候,他作为一个艺术家想传达什么。想传达的东西有一个主题叫“日常影像”。我想问一下,这是画家本人的想法,还是策展人的想法,如果是画家本人的想法的话,它就是预设好的。我看到他的作品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把这些图像整合成何汶玦的生活,那何汶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非常有意思。这批作品构建了一个今天生活在中国的一个艺术家的形象。在画这些作品,选择这些图像经验的时候,实际上给我的一个感觉,是一个具有轻松的审美趣味的一个资产阶级的一种生活者的这样一个身份形象。比如说,我们可以发现有很多他有工作关系的,比如说朋友和工作室,还有演唱会,旅游,以旅游者这样一个形象出现,选择的结果就是缅甸、请导游等等这样影像,真实的还原出这样一个个场景。这些图像被选择出来以后,“这个艺术家他是一个什么人”就在这个图像中被建构起来了。我们可以讲这些图像经验具有批判性,或许具有一种东西。但我更多的看到的是这些图像集中起来以后,它呈现了今天艺术家与公众之间非常细微的一种关系。艺术家作为一个职业,他传达图像给经验的时候,也同时构建了自己是怎样的一种生存形态。那么这种旅游等等的是一种比较具有趣味化,资产阶级这种方式的一种生活者,有一种轻松的姿态。同时,还也另一部分的日常经验,比如说医院的场景,对医院的描述场景与一系列生活趣味性的场景相比比较边缘化。我有理由相信通过医院性题材的描述,画家实际上是构建了一种对社会问题的表述态度。今天中国的艺术家实际上是在一个良好的生活氛围下,并且试图去对这个社会进行一种曲折性的批判。如果说这个日常经验中比较多的、大量的具有生活趣味化的影像经验,少量的对社会具有介入性的话题审视性的影像经验。这样的一种结构,是今天中国艺术家,大部分成功艺术家的相似之处。从这个角度来说,何汶玦的作品更多的是一次艺术家自己在艺术家这个职业化的身份取向的背后,通过跟职业不太一样的具体所干的事情构建出的一种形象。所以,与其说此次展览是介入中国社会的日常经验,我觉得它是一个中国当下艺术家自我生存经验的解剖课。

杨杨卫:

(黑(黑龙江省当代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湖南油画学会副主席,苏州美术馆学术委员,湖南美仑美术馆学术委员,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学术委员。)

我我跟何汶玦是老朋友了,我跟他年龄相仿,又是老乡,认识很多年了。我主要谈两点。一是,据我的观察,何汶玦是很迷恋语言的一个人,这从他绘画的脉络可以看出来。很早就到中央美院的研修班来,那个时候恐怕二十几岁。当时,在那个年代,跑到中央美院来学习这样一种艺术,主要还是对油画语言感兴趣。实际上,何汶玦早期的90年代作品,我觉的画的非常好。就是对艺术作品没什么观念,风景画也好,花卉也好,都很美院。用我的话说,这很像美院的画的画。何汶玦自90年代后期开始转型进入到观念,带有一定观念的一点一点的介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还是一个着重于语言的一个艺术家,很迷恋这个东西。所以,从他的水系列一直到现在这个,其实有两个推进。最重要的一个推进是在语言的功夫里面的推进。何汶玦有他自身的一个逻辑,他有他自身的语言的一个逻辑。不是很了解他的人比较难看出来,其实他几个阶段非常明显。这几个语言的逻辑构架了他观念的一个推进,实际上他是语言在先。我甚至觉得,这个东西我没问过他,他出来的这个效果,与他的语言在先存在有一定的联系。他在语言上的思考可能要领先于他的观念。但恰恰是他的语言引导了观念的进步。也就是说他的语言,像类似于这样的语言,他不可能再画了,过去的这种比如说水,包括电影。他必须要观念上有拓展,所以说他胜利了,他走向日常性的一种描述,是语言推导他往前走的一个过程。这是我这么多年对他的观察。所以,我觉得何汶玦是一个很重视语言的艺术家。

我我想谈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当代艺术走到今天,中国当代艺术走到今天,抛开纯观念这一部分,就是架上艺术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因为最近连续参加类似于这样的一些的讨论会,比如说写实的可能性等等,我觉得都面临着对语言的一个升华的过程,其实已经不再是我们原来面对的那个问题:搞抽象艺术的是前卫的,搞写实的就落伍了,都不是。而是如何把语言进一步的升华,一种过去作熟的的语言还有新意,还能通过个体的反抗产生新鲜的可能性。我觉的这是关于日常描述的一种可能性。在这之前,至少我没有见过这么去处理画面的。实际上这种处理方式带有破坏性,我知道他绘画的过程,先是画的很完整然后把它破坏掉。这样的处理,需要有相当的自信才敢迈出这一步,胆子也蛮大的,所以何汶玦迈出这一步是挺重要的。在目前,就这一代艺术家,应该说是作为中坚力量的中生代艺术家中,这次何汶玦才真正在这个领域能立住了。以前,尽管他也获得了一定的影响,但还依然有很多是别人的影子,有一些或多或少带有别人的。走到这一步才是何汶玦的艺术,也是何汶玦这样一种性格所具有的。我觉得何汶玦身上,他性格里面有一定的破坏性,他不是一个特别循规蹈矩的人。尽管何汶玦很重视,我刚才说到的比方说传统语言,但是,他又不甘愿于此,他性格里面具有一定的破坏性。所以他的这些作品跟他的性格才真正契合。在中国目前的当代艺术境界里面,这也是一个借鉴。何汶玦在这个地方提供了一种暗示或者说是一种样板。那么接下来,何汶玦如果要往前推进的话,可能要在原有的语言上有进一步的突破。

何何汶玦这次的作品在他的艺术历程中是走了一大步。作为朋友,衷心的祝贺何汶玦能够走到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