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2015年07月25日

评论家的话 - 盛葳 / 朱小钧 / 沈其斌

author :

Source :  Original 

盛盛葳:

(清(清华大学艺术批评历史与理论硕士,中央美术学院西方现代艺术研究博士,从事中西现当代艺术研究、艺术批评和策划。先后任Art Exit主编、Muse Art总编。2009年获王森然美术史奖。)

何何汶玦的作品可能涉及的关键词,首先是“图像”,这几年批评界和艺术界对图像,可能主要还是持一种批判性的态度,尤其是对那种再现性的或者描画照片这样的图像化的艺术而言更是如此。批判原因在于:一方面立脚点是人和对象的关系,另一方面是因为里希特模仿现象的不断出现。所以,图像化的艺术,整体说来一直是有一个问题。与此同时图像理论方面又在不断的推进。从鲍德里亚到米歇尔等等,这种研究是在不断的推进的。所以图像它在中国遭遇到两种情况,就是在实践的环节被不断的批评,但是在理论的研究领域又在被不断的强调。那我想图像实际上是一种比较独特的当代艺术的资源。关键的问题不在于画不画图像,而在于怎么样去对待、处理和运用图像。第二个问题是想谈一下,当然艺术家有他自己发展的脉络,从强调绘画语言上的进展,和图像内容的扩展这两个角度来看,今天何汶玦的这个展览可能也构成了策展人关注的学术主题的一个个案的研究,我想,这样的结合非常的有意义。具体到何汶玦的绘画,最早看到的是水的那个系列,后来是看电影,到今天的日常影像,我想他前面的两个系列除了绘画自身的推进以外,还比较多的涉及到社会学的一些含义。这是我特别关注他的绘画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点。当然,这种社会学的含义更多的是充满了个人的生活的经历和视觉经验。但是,在日常影像当中,对这种社会性,段君的判断是这种现实性在增强,在我看来恰恰是减弱的,更多的是在绘画语言方面的一个推进。其中有两个关键词,是这个主题涉及到的,一个是“日常”,那么日常化它所对应的一个主题是陌生化,陌生化是俄国的形式主义小组什克洛夫斯基他们直接提出来的,陌生化强调的是要更新对生活的陈旧版式,将人的审美从日常关系的束缚中解放和拯救出来。那相对于陌生化,日常化是当代哲学,尤其是美国哲学的一种共见。比如说杜威,他谈到的经验和艺术的可能关系。那么在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哲学当中呢,这一点也非常的明显,而且关于日常化的这种讨论也构成了研究波普艺术和后现在主义的一个基础。第二点是关于影像化,影像化的特点可能是运转化和瞬间化,这和古典主义和现代主义的那种全景式描绘形成了一种对应,甚至是印象派的《日出·印象》、塞尚等“后现代主义”三剑客的作品都是一种全景式的描绘。人类的视觉经验和观看方式是在绘画当中被建立的。当然日常影像构成一个基础,一种结构,并从中衍生出一种新的意义:

第一点是通过影像画面重新提示或者说暗示出日常生活的陌生化,从而引起观众对常常被我们忽视的日常生活的反省

第二是图像作为一种经典样式,在我们看来是一种固有的认知或者,艺术、摄影、绘画都是有模式可循的。日常化的一个作用就在于打破固有的模式。

第第三点是图像和绘画的关系,这个在何汶玦的绘画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他的绘画里面出现了两层层次,一层是影像,比如医院的影像或者各种形象,另一层是绘画,比如刮擦出来的那种痕迹。这两种层次是并存于一幅作品中。我们在观看的时候,当我们看到这个图像的时候,马上就会被它刮擦的痕迹吸引,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是绘画。当看到这个痕迹的时候,又被迫的不得不去接受它的那种图像。其实在两者之间,我们的视觉是在不断的变换的。这样一种方式是他绘画里很重要的一个点。刮擦也好,刮扫也好都在抽象绘画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现在它又重新回到了图像上面,但是这种刮擦方式一定会延续下来。这两个之间形成的一种细微的关系,就是我们所说的图像与绘画的关系。我们可以回到艺术史,去重新阅读塞尚。最初出现了这样的结构,就是在塞上的绘画里面,既能看见风景的显现,就是图像,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跨越风景的结构,就是绘画。两者之间是从塞尚开始的这样一种模式。那么将何汶玦的艺术放在这样一个脉络上去讨论,我觉得何汶玦最新的作品里面更多的还是在推进绘画自身的演变。同时我觉得可以继续发展,或者说继续深入的一个地方恰恰在于他的政治性还不够强烈,我觉得还需要去更多的挖掘,这样他才能用这种方式让图像充满破坏性或者是报复性。像这样的一种语言方式可能应该更多的用来表现日常的生活当中那些充满着政治敏感性而不是描绘风景或者是惯常的影像。我想在这个意义上,可能能够更多的增强对现实的针对性和借鉴力。

朱朱小钧:

青(青年媒体人、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现任文化部《艺术市场》杂志社副社长,天闻艺库基金《艺术与财富》策划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旗下艺术中国网学术主持,中国美协综合材料绘画与美术作品保存修复委员会学术秘书。

我我是对日常和陌生的关系有一点简单的想法,我们通常认为的日常的概念,有时候会因为间接的引导而发生变化,可能会因此起到反作用的这么一个作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日常和陌生是互相关联的。而我们从何汶玦他刻意的用这种强调绘画的素材破坏掉画面原来的完整性的这种方式上来看,如果和佛教里面的这个经典佛偈来说,可能“一切皆是虚幻”这个说法是一个终极的说法。他强调的是日常的影像,但是其实所有的日常都可能会变成陌生,所有的日常都有可能变成“不日常”。这样一个不日常和不平凡的结果才是何汶玦想要的结果。第二方面我想谈一些我自己对何汶玦的一些片段的日常的认识。最早的时候,看杂志看过何汶玦在家里把自己的日常收藏全部摆出来,瓶瓶罐罐等摆了一地,其实我觉得这种可能对于日常各方面的兴趣是他创作的来源。从自身出发用不同的题材,内容不一样来替换它固定的故事,我觉得这是有创新意识的艺术家应该秉承的一个能力。

沈沈其斌:

(策(策展人、评论家、艺术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红钻战略基金艺术总顾问、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当代艺术中心主任及研究员、文化部文化政策研究所艺术品新交易模式课题组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投资收藏特聘授课专家、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的创始馆长、喜马拉雅美术馆创始馆长、天仁合艺美术馆馆长。)

何何汶玦今天所呈现的这个展览,在何汶玦自身的这个艺术历程当中,应该说还是有一个提升,一个超越的。何汶玦日常影像这个概念,这个展览最早是去年在杭州,我给他策划的叫“日常影像”天仁合艺的一个“双城记”的展览里面最早开始提出来的,包括何汶玦这次的整个作品的一个方法论的全新的改变。这也是很多次的交流当中来推进他的艺术工作。至于何汶玦之前的水系列、看电影系列,我也不想多作过多的评价。这次的日常影像系列,总的来讲有一个非常大的突破,就是他表面最后的这样一个行为导致他画面从质上面的一个改变,这个恰恰是他绘画当中最具价值的一个部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像泼洒也好,像原来的模糊的影像表达也好,所有这些,这次是一个质上的改变。我觉得这一点是何汶玦在这次的一个作品中呈现出来的一个非常可喜的突破。